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研究
庞永红:新时代中国高质量发展何以可能(3)
发布日期:2018-08-01

    四、高质量发展应吸取历史上发展的经验教训

  历史上不好的发展就是将发展的主体与客体对立起来,将发展的目的与手段颠倒过来,扭曲发展的本质,致使发展的重心错位,发展的价值失衡,最后将发展变成“无发展的增长”或“恶性发展”。比如:只追求单纯经济增长而不顾发展质量的“唯效率式发展”;以物为中心,见物不见人的“粗放式发展”;只顾短期效应,贪图一时繁荣的“畸形式发展”等,都是不好的、片面的、扭曲的发展。

  如不看质量的“唯效率式发展”表现在经济生活中,就是对GDP的片面追求,对高速度的强烈攀比。这方面的理论代表是“哈罗德——杜马模型”。这一理论模型的伦理支持是在国际经济学界曾流行一时的看法:即生产优于分配,发展和公平不可兼得。尤其是第三世界国家,尚不足以从社会公正方面思考并付出平等改革的代价。要想达到经济发展,必须牺牲社会公正。GDP的高速增长就是一切,为此甚至可以付出社会、政治、文化方面的巨大代价。只要把蛋糕做大,经济增长的效益就会通过“涓滴效应”自动流入社会下层,一些社会经济问题就会自动改善。

  这种以效率优先为唯一价值取向的发展战略,在20世纪50—60年代曾在刚赢得民族独立,希翼迅速摆脱贫困的后发展国家中风靡一时,但先增长后分配的发展战略在实践中的实施结果令人失望,因推行这一战略而陷入困境的典型就是拉丁美洲以及南亚诸国。巴西、墨西哥、阿根廷、哥伦比亚等国虽然GDP有了高速增长,但由此引发的社会矛盾如贫穷、资源短缺、分配恶化、政局不稳等使这些国家陷入“现代化陷阱”。中国改革初期也曾一度以GDP为重,认为高速度就是一切。但随后即从“效率优先”转变为“效率公平并重”。正如阿瑟.奥肯所言:在平等中注入一些合理性,在效率中注入一些人道,以达到兼顾公平与效率的社会发展要求。一个国家如不能为自己的国民寻求公平和正义永远不可能获得真正的发展。所以,搞好发展,虽然需要大力发展经济,但发展不仅仅是经济增长。发展是经济增长、政治民主、科技水平提高、文化价值观念变迁,自然协调生态平衡等多方面因素的总称。发展要以人为本,最终目标是改善和提高全体人民的生活质量,要落脚到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上。因此,真正的发展应当是主动的而非被动的发展,是有价值的发展而非破坏性的发展,是有意义的发展而非无意义的发展,是合乎人性的发展而非违反人性的发展。中国提出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正是在总结发展成功经验,并吸取以往不好的、片面的发展的教训基础上,最终在实践上实现真正的“好的”发展。

  总之,正如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上所说:“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振兴,就必须在历史前进的逻辑中前进、在时代发展的潮流中发展”。[14] 中国面对新时代新起点、新征程、新使命,唯有坚定不移贯彻新发展理念,以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的主动作为,开拓创新、务实进取,才能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发展。

    (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当代中国社会福利的伦理研究”成果)

  (作者系重庆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联系地址:青岛市市南区东海西路7号 邮政编码:266071 鲁ICP备05038584号
中共青岛市委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2011 bb.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